<em id="xvfxl"><strike id="xvfxl"></strike></em>

      <noframes id="xvfxl">

        <address id="xvfxl"><nobr id="xvfxl"><meter id="xvfxl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        <address id="xvfxl"><listing id="xvfxl"><meter id="xvfxl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      <form id="xvfxl"><nobr id="xvfxl"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    熱門關鍵詞 : 
              陳寶光 您當前位置 : 首頁 > 陳寶光
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最近,有人對中國傳統家具一再非議,大有全面否定的意思。說這些話的又都是我比較熟悉的,我以個人的經歷覺得能夠理解,所以想到還是就此講上幾句好。
                本人是當年中央工藝美院畢業的,1982年畢業后分配到當時的輕工業部工藝美術公司。在校學習也好個人愛好也好,都是西方古典藝術現代藝術熏陶出來的,而工作所接觸的都是中國最傳統的那些藝術。牙雕、玉雕、木雕、石雕、刺繡、首飾、漆器、竹編等等,都是從中國最古老的根子那兒長出來的。所學與實際碰撞,反差極大,有很長一段時間的不適應,所以我很能理解許多學習現代藝術的人對紅木家具的感覺。
                傳統藝術是根植于我們這個民族最深的那種東西,這些東西往往又都是非文字非語言的,不見史冊和經傳,也不登廟堂,是老百姓生活里的那些日常瑣碎。許多可能正是“封資修”里的那個“封”。如果不是當年國家建設急需外匯,這些東西在“文化大革命”尚未完全結束,“左傾”思潮盛行的年代是不可能大力發展的。我在工藝美術系統工作了近十年,就是每天的耳濡目染,讓我對中國傳統文化中,以藝人為主創造的另一類藝術有了一定認識。
                這些藝術本來也并不是中國文化中的主流,包括家具的制作。一本《天工開物》說了很多七七八八的制作方法,就是不含家具。《魯班經匠家鏡》中涉及家具的也十分有限。這些藝術在中國歷史發展的過程中,有一些外來文化影響的因素,但總的說起來比較少,滲透的也比較慢。一定程度上可以說是“中華文化的活化石”。它真實記錄了我們祖先幾千年以來的生活情趣和點點滴滴的愛好。是從我們這個民族最深最古老的根基處生長出來的。這一點上與道教文化有些像。
              中國家具協會副理事長陳寶光
              中國家具協會副理事長陳寶光
                對于民間藝術,特別是一些雕刻類的工藝,包括廣泛應用在建筑上的“三雕”:木雕、磚雕、石雕,我一直也在反復思考,為什么我們這個民族這么熱衷于此?其熱愛程度可以說是“無以復加”。世界很多民族也有,但是決無我們這樣深入。而這些正是構成我們傳統文化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。
                那么,從什么時候開始這些很美的東西覺得它不美了?應該是從我們挨打的那天起,是我們的文明被入侵的那個時間開始。從那時以后,我們本民族的很多東西,都與當時腦袋后面拖著的那個小辮子一起,打了落后的印記。
                后來,更多民族的精英走出去看世界,西方科技文化大量引進,中國的文化元素開始發生變化。近代這一二百年是中國巨變的時代,我們對于祖宗留下來遺產的認識,也走過幾個階段,每一個階段都不一樣。這是一個很大的話題,涉及近代中國思想史,需要專門的篇幅來探討。我只想說,從那時以來一直到現在我們都認為:外國的月亮比中國圓。
                我們學習了很多國外的文化,包括科學技術,但是對于本民族的文化缺少必要的認識。尤其在今天條件下,缺少對于傳統文化的重新審視。
                經濟是起決定作用的,當中國的經濟總量達到一定程度,我們民族自信心也在回升。這時開始對老祖宗留下的東西有了新的思考,也不再像魯迅對待中醫那樣偏執了。特別是在一個民族復興的時代,中華民族的文化復興就義不容辭地落在我們身上。這對于當代知識分子來說是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不僅要學習西方的同時還要把眼光向內轉,轉向中國幾千年的歷史和文化。
                中國家具的制作技藝及風格受到世界的重視。在國際上,凡是不帶偏見的藝術家、設計師對于中國傳統家具都極為尊重。在近代當代知識精英的推動下,中國傳統家具中的明式家具更是受到世人推崇。往者艾克、楊耀、王世襄、陳增弼等人是也。其中王世襄的作用首屈一指。在國外,中國傳統家具是很多設計大師心摹手追的楷模。丹麥著名設計師漢斯•維格納的丫形椅,是當代家具經典設計,就是從明式家具中得到啟發。芬蘭赫爾辛基設計學院原院長庫卡波羅,對于中國傳統家具也是情有獨鐘,親手設計過幾款中式椅子。
                早期,全國做紅木家具的只有幾家。改革開放以后,紅木家具生產企業雨后春筍一般發展起來。就連我們自己身處其中,也沒有估計到會有今天這樣一個局面。現在全國幾大產區加起來有一萬多家企業,而且仍然在發展之中。對于財富的追求是其中一個因素,但這遠遠不能夠涵蓋。這是一種文化現象,一種難以抵擋需求,如果單憑好惡興趣來判斷,一定會失于偏頗。更重要的是從這種文化現象中,我們可以了解到,什么是中國老百姓的喜聞樂見。如果用“殯儀館”“僵尸床”這樣的詞匯形容,我認為是一種短淺,是作為當代知識分子的悲哀,更是一種狹窄無知!是以中國文化復興為己任的我不能不回應的。
                我不能說今天紅木家具發展沒有問題。有問題,也有偏差,我們一直在矯正方向,推動進步。這需要更多的設計師和有識之士參與,共同努力。今天,很多現代教育體系下成長起來的年輕設計師,對于我們自己的文化根基更是缺乏了解。所以,習大大對那些課本會有意見,我也衷心希望我們的設計教育不要“去中國化”。
                今天,我們仍然在努力向西方學習。我們沒有偏見,我們也用西方人的視角看待世界。但是我們也需要在今天多元文化下,重新看待中國傳統文化和家具,以互聯網的思維看待這些遺產。
                中國傳統家具———這是一個金礦、富礦,是我們這一代人完成“中國夢”的一個部分。努力挖掘吧,付出相信不會讓你失望。
                2014年9月18日 北京飛迪慶途中(作者陳寶光,中國家具協會副理事長、中國家具協會設計工作委員會主任委員)
                大家點評:
                @許柏鳴(南京林業大學家具設計與工程學院教授,博士生導師,中南林業科技大學客座教授)中華5000年文化,能沉淀下來的就必定有它的道理,很多事情我們不能因自己的無知而否定。寶哥的分析是冷靜的、理性的、開放的和包容的,盡管傳統家具中確有需要與時俱進的一些東西,但恰是我們這些人的歷史責任和義務。
                我個人認為的中國傳統家具的繼承與發展之路:1)原型模仿。忠實地遵循原有經典風格,但補充以前所沒有的功能件;
              2)原型變異。在原有風格的基礎上進行造型的改動,延伸出更多的形態;
              3)構筑方式。借鑒原有風格的設計方法或形態元素,進行更大程度的發揮;
              4)原型趨異。擯棄原有風格的具象元素,取其神韻,創造出現代風格的全新形態。
                @林作新(亞洲家具聯合會會長、北京林業大學教授)寶光兄這篇文章寫得極是,五四之后,全盤否定中國的傳統,向西方學習。于是產生了民國家具,在文化上徬徨造成了這種中不中西不西的設計,遺禍至今。九月初,還聽到一位教授在全盤否定傳統,真讓人失望。
                @盧濤(深圳市名漢唐設計有限公司董事、總設計師) 講的非常好,是一劑猛藥。我不認為當代設計師對傳統文化是摒棄的,而且恰恰未來對傳統家具研究最深,最有繼承和創新精神的是當今一批新銳設計師。
                @盛夫(家居連線總編)我早些年做過一段時間的民間物遺和非遺拯救和保護工作,我敢說不少人尤其是年輕人不喜歡傳統事物是因為他們根本不了解。另一方面,不少傳統藝術或是被名義的"保護",或是被商業包裝的高大上,不接地氣,客觀上阻礙了大眾的認知,也都難以維系。
              愛霖家具在線咨詢
              Online consultation
              智能辦公系統 家具品牌
              業務咨詢
              定制咨詢
              售后服務
              全國客服熱線
              400-133-0028
              愛霖家具在線咨詢
              陕西11选5